• <s id="27xxm"></s>
    <track id="27xxm"></track>
  • <bdo id="27xxm"><font id="27xxm"></font></bdo>
  • <track id="27xxm"><li id="27xxm"><track id="27xxm"></track></li></track><menuitem id="27xxm"><xmp id="27xxm"> <bdo id="27xxm"></bdo>
  • <tbody id="27xxm"></tbody>
  • 首 頁(yè) 資訊 博物志 市場(chǎng) 鑒賞 人物 古玩

    首頁(yè)>收藏>資訊

    我收藏的兩本“西行漫記”

    2024年02月29日 17:38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 分享到: 

    360截圖20240229173729666

    1938年上海復社版《西行漫記》,精裝,袁牧之簽名

    作者:劉力群

    筆者很有幸收藏到“復社版”《西行漫記》和《續西行漫記》,并且還有簽名:《西行漫記》的簽名者是著(zhù)名電影工作者袁牧之,除了簽名,還有用毛筆書(shū)寫(xiě)的“題后”;《續西行漫記》的簽名者是作者海倫·斯諾本人。

    “復社版”《西行漫記》

    筆者收藏的“復社版”《西行漫記》由胡愈之牽頭翻譯,參加者有王廠(chǎng)青、林淡秋、陳仲逸、章育武、吳景崧、胡仲持、許達、傅東華、邵宗漢、倪文宙、梅益、馮賓符等12人;《續西行漫記》譯者是胡仲持、馮賓符、凌磨、席滌塵、蒯斯曛、梅益、林淡秋、胡霍等8人,這些譯者都是上海孤島文學(xué)時(shí)期“星二座談會(huì )”的成員。

    據新華出版社《胡愈之傳》記載,“陳仲逸”是胡愈之的筆名;胡仲持為胡愈之的二弟;傅東華、倪文宙、吳景崧、馮賓符為胡愈之在商務(wù)印書(shū)館的同事;林淡秋、邵宗漢、梅益是胡愈之在《譯報》時(shí)代的同事;許達是斯諾在中國時(shí)的秘書(shū),實(shí)際為中國共產(chǎn)黨早期地下工作者郭達。另有資料考據,王廠(chǎng)青有可能是粟裕的秘書(shū)蒯斯曛的化名。

    《西行漫記》的出版地是上海,是重要文化中心、港口和工業(yè)中心,因此,上海的出版物有較強的滲透力、傳播力和影響力。

    由于復社版圖書(shū)影響力大,需求量大,《西行漫記》自1938年初版后一版再版(目前可查到有5版),不僅有平裝本,還有精裝本,《續西行漫記》也是一版再版。

    筆者收藏的復社版《西行漫記》為第一版的精裝本,1938年2月10日付印2000冊,1938年3月1日發(fā)行。在書(shū)的末頁(yè),中國早期著(zhù)名電影導演、編劇、演員袁牧之用毛筆寫(xiě)了如下的“題后”:“追求真理,解放人民,打倒日本帝國主義,這就是我們的目標;建立一個(gè)強大、富裕、人人平等的國家,這就是我們的理想!牧之,一九卅九年六月廿日于抗大?!薄耙痪湃拍甓?,我于抗大校轉閱,據說(shuō)此書(shū)經(jīng)歷封鎖,險落敵之手,歷時(shí)三月輾轉幾個(gè)地方達延安,至我讀后,已很破舊,固由我保藏?!?/p>

    珍稀版本貴有簽名,更貴有“題后”。袁牧之的“題后”,脈絡(luò )清楚,有時(shí)間,有地點(diǎn),有經(jīng)歷,特別是有“延安”“抗大”“險落敵之手”“輾轉幾地方”這樣的詞語(yǔ),因而使這冊上海復社首版的《西行漫記》更顯得厚重,難能可貴。

    “復社版”《續西行漫記》

    筆者收藏的上海復社版《續西行漫記》,1939年上海出版,第一版,平裝本,封面設計與復社版《西行漫記》平裝本一樣,紅底黑字,扉頁(yè)有海倫·斯諾贈給原燕京大學(xué)學(xué)生李敏的贈言:

    For Li Min, my favorite student whom I loved much in memory of Yenching days long ago, affectionately, Peg, Nym Wales, New York, Xmas, 1949(贈李敏,你是我在燕京大學(xué)時(shí)最鐘愛(ài)的一名學(xué)生,雖年代久遠,但記憶猶新,佩格,尼姆·韋爾斯,1949年圣誕節于紐約)。

    李敏是燕京大學(xué)社會(huì )系學(xué)生(1937年畢業(yè)后更名為李慜)兼學(xué)生會(huì )秘書(shū),在校期間與斯諾、海倫夫婦關(guān)系極為密切,共同參與了1935年的一二·九學(xué)生運動(dòng)和游行示威;1936年夏斯諾去西北訪(fǎng)問(wèn)紅軍期間,李慜經(jīng)常到位于北平盔甲廠(chǎng)13號的斯諾居所去陪伴海倫,同床而眠,徹夜長(cháng)談。(見(jiàn)李慜:“愿佩格·斯諾重來(lái)未名湖畔”,北京出版社《一二九在未名湖畔》,1985年)。

    1949年,李慜與丈夫葉德光(原燕京大學(xué)1930屆心理系學(xué)生)一同訪(fǎng)美,在圣誕節之際,海倫將這本上海復社版《續西行漫記》贈送給她。

    新中國時(shí)期,李慜長(cháng)期在外交部門(mén)工作。筆者有幸在1985年曾陪同李慜一起會(huì )見(jiàn)海倫·斯諾的侄女謝莉爾女士。

    “因為這是他們的書(shū)”

    衡量一本書(shū)的文獻價(jià)值和收藏價(jià)值,不僅要看它的作者、年代、珍稀度、品相、簽名、題記等,還要看它的社會(huì )影響力。1938年上海復社版《西行漫記》和1939年《續西行漫記》,在近現代中國革命史上的影響,無(wú)疑是十分巨大的。

    對于這本書(shū)的影響,斯諾在專(zhuān)門(mén)為上海復社版《西行漫記》寫(xiě)的作者序言中如是說(shuō):“這一本書(shū)出版之后,居然風(fēng)行各國,與其說(shuō)是由于這一本著(zhù)作的風(fēng)格和形式,倒不如說(shuō)是由于這一本書(shū)的內容吧。從字面上講起來(lái),這一本書(shū)是我寫(xiě)的,這是真的??墒菑淖顚?shí)際主義的意義來(lái)講,這些故事卻是中國革命青年們所創(chuàng )造,所寫(xiě)下的。這些革命青年們使本書(shū)所描寫(xiě)的故事活著(zhù)。所以這一本書(shū)如果是一種正確的記錄和解釋?zhuān)蔷鸵驗檫@是他們的書(shū)?!?/p>

    斯諾在《為亞洲而戰》一書(shū)中,頗為風(fēng)趣地描述了《西行漫記》的影響力:“抗戰爆發(fā)后,無(wú)論我走到哪里,總會(huì )出其不意地在什么地方突然碰到一位年輕人,胳臂下挾著(zhù)一本未申請版權而偷印的《西行漫記》,詢(xún)問(wèn)我如何才能到延安去學(xué)習。在一個(gè)城市,一位教育委員向我走來(lái),暗地里要求我把他的兒子介紹給延安抗大。在香港,一位富有的銀行老板也提出了同樣的要求,這使我大吃一驚。望著(zhù)他兒子周?chē)孢m優(yōu)雅的環(huán)境,我說(shuō):‘令郎在那兒要睡土炕,要自己做飯,還要自己洗衣服?!堑?,那個(gè)我懂!’這位教育委員回答說(shuō),‘不過(guò),如果兒子繼續耽(誤)在這兒,他遲早要去為日本人洗衣服!’”

    這兩冊散發(fā)著(zhù)舊書(shū)年久的氣息、頁(yè)面因時(shí)代久遠有些風(fēng)化和碎裂、不知有多少人讀過(guò)和傳遞過(guò)的《西行漫記》和《續西行漫記》,凝視著(zhù)簽名者的墨跡,回望那厚厚頁(yè)面中的風(fēng)云史詩(shī)、那一幀幀照片中的紅軍將士,更感到今天國家獨立富強、人民生活幸福的來(lái)之不易。

    [作者系中國埃德加·斯諾研究中心(北大)、陜西省斯諾研究中心高級顧問(wèn)、中國國際友人研究會(huì )常務(wù)理事] 

    編輯:董雨吉

    真人实拍女处被破的免费视频,引诱亲女乱怀孕小说录目伦,月夜直播免费观看,小说区 图片区色 综合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