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27xxm"></s>
    <track id="27xxm"></track>
  • <bdo id="27xxm"><font id="27xxm"></font></bdo>
  • <track id="27xxm"><li id="27xxm"><track id="27xxm"></track></li></track><menuitem id="27xxm"><xmp id="27xxm"> <bdo id="27xxm"></bdo>
  • <tbody id="27xxm"></tbody>
  • 首 頁(yè) 要聞 資訊 法治時(shí)評 法治人物 法律速遞 盈科說(shuō)法 美好生活·民法典相伴

    首頁(yè)>法治>資訊

    進(jìn)一步完善人工智能算法治理體系

    2024年02月27日 11:19  |  作者:張毅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 分享到: 

    2022年11月,OpenAI發(fā)布ChatGPT,目前公開(kāi)信息已經(jīng)迭代到GPT-4。2024年2月OpenAI發(fā)布了文生視頻大模型Sora,更是引發(fā)全球AI熱潮。算法技術(shù)全面步入應用階段,但同時(shí)也引發(fā)了一系列諸如算法歧視、算法黑箱、信息繭房、算法霸權等倫理和法律問(wèn)題。如何更好監管人工智能算法,監管手段和能力如何相應提升,對我國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和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至關(guān)重要。

    現狀與問(wèn)題

    (一)已出臺的算法管理規定存在各種問(wèn)題。第一,當前相關(guān)管理規定主要為部門(mén)規章、規范性文件和推薦性國家標準,法律效力較低;第二,監管客體僅限于民商事主體提供算法服務(wù),不直接規制政府算法行為;第三,法律責任上多為框架化、倡導性原則,導致算法治理內容與違法侵權間未形成充分對應關(guān)系;第四,實(shí)踐中主要通過(guò)算法備案和生成式人工智能(大模型)備案兩項制度作為問(wèn)責起點(diǎn)。但大模型備案尚在“實(shí)驗期”,缺乏成熟規則指引;且受限于部門(mén)規章的效力層級,未形成算法問(wèn)責完整架構;第五,在責任主體上,未對“服務(wù)提供者”等概念進(jìn)行明確劃分,不足以應對實(shí)踐中復雜角色定位,造成監管難以問(wèn)責。

    (二)管理機構部門(mén)化,存在監管競合或真空。我國尚未設立統一的算法監管機構,依據《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wù)管理暫行辦法》,網(wǎng)信、發(fā)改、工信、公安等均有權對其職權范圍內的算法問(wèn)題進(jìn)行監管。部門(mén)化的監管格局對綜合型算法監管時(shí)容易產(chǎn)生監管競合,但對新型算法又容易出現監管真空。

    (三)算法侵害的認定和維權困難。算法提供者擁有信息資源和技術(shù)優(yōu)勢,算法機制和決策過(guò)程不可解釋或難以理解等原因,被侵害對象面臨“理解難、取證難”問(wèn)題,而執法者也面臨“認定難”問(wèn)題。

    (四)生成式人工智能技術(shù)(AIGC)帶來(lái)新的挑戰。AIGC大模型具有基于海量數據進(jìn)行自學(xué)習特性,迭代快,其在垂直類(lèi)領(lǐng)域應用也在快速多樣化,難以為現有監管體系和技術(shù)/工具所覆蓋,從而產(chǎn)生監管真空或失焦的情況。

    對策與建議

    (一)盡快推進(jìn)人工智能法的出臺,構建人工智能算法治理體系,彌補監管體系空白。同時(shí),可考慮通過(guò)針對性的法規予以補充規范。針對產(chǎn)業(yè)鏈上各主體,采取權責相統一原則,根據不同主體對于人工智能系統的控制力度來(lái)加諸相應的合規義務(wù)。將人工智能和算法技術(shù)按風(fēng)險等級進(jìn)行劃分并采取不同監管措施,并設置事前、事中和事后全生命周期監管措施義務(wù)。

    (二)強化和創(chuàng )新算法監管。強化由網(wǎng)信牽頭,發(fā)展改革、數據、工信、公安等多部門(mén)共同參與的算法治理聯(lián)席會(huì )議制度,完善“橫向協(xié)同,縱向聯(lián)動(dòng)”算法治理格局。借助市場(chǎng)力量,外聘或者借調算法及人工智能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共同參與監管流程,補齊監管技術(shù)短板。引入“監管沙盒”制度,允許算法及人工智能企業(yè)在監管機構的監督下,于相對可控的環(huán)境內進(jìn)行試驗性的開(kāi)發(fā)、測試和驗證。此外,或可考慮探索將人工智能技術(shù)應用于人工智能監管,以提高監管效率。

    (三)進(jìn)一步保障用戶(hù)權利。推進(jìn)算法服務(wù)商以個(gè)人能夠理解方式披露算法風(fēng)險與可能產(chǎn)生的損害、算法運行步驟與決策結果間關(guān)系等運行規則,減少專(zhuān)業(yè)術(shù)語(yǔ),便于用戶(hù)理解和決策。要求算法服務(wù)商在個(gè)人用戶(hù)決定選擇拒絕使用算法服務(wù)的情況下,進(jìn)一步優(yōu)化用戶(hù)便捷關(guān)閉算法服務(wù)的選項。

    (四)拓展算法侵害行為維權路徑與責任模式,增強用戶(hù)維權力量。在算法侵權的訴訟中采取“過(guò)錯推定”歸責原則,實(shí)行“舉證責任倒置”。用戶(hù)僅承擔受到算法損害的責任,由算法服務(wù)商對算法和損害之間無(wú)因果關(guān)系,以及無(wú)過(guò)錯承擔舉證責任。探索人工智能算法領(lǐng)域的民事公益訴訟制度。此外,不宜局限于要求具體損害結果的責任模式,綜合考量訓練數據、科技倫理等多維度算法侵害行為的違法責任,增強源頭治理,形成責任閉環(huán)。

    (作者系全國政協(xié)委員、金杜律師事務(wù)所高級合伙人) 

    編輯:王慧文

    真人实拍女处被破的免费视频,引诱亲女乱怀孕小说录目伦,月夜直播免费观看,小说区 图片区色 综合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