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27xxm"></s>
    <track id="27xxm"></track>
  • <bdo id="27xxm"><font id="27xxm"></font></bdo>
  • <track id="27xxm"><li id="27xxm"><track id="27xxm"></track></li></track><menuitem id="27xxm"><xmp id="27xxm"> <bdo id="27xxm"></bdo>
  • <tbody id="27xxm"></tbody>
  • 首 頁 要聞 資訊 法治時評 法治人物 法律速遞 盈科說法 美好生活·民法典相伴

    首頁>法治>要聞

    讓“沉睡條款”不再沉睡

    ——從電影《第二十條》看正當防衛條款的適用

    2024年02月23日 15:09  |  作者:徐艷紅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法不能向不法讓步”“法律是讓壞人犯罪的成本更高,而不是讓好人出手的代價更大!”這是正在熱映的春節檔電影《第二十條》中讓觀眾津津樂道的經典臺詞,也是國內首部聚焦“正當防衛”議題的法治題材影片。據燈塔專業版數據顯示,截至2月18日,《第二十條》實時票房已突破14億。

    《第二十條》指的是刑法第二十條關于“正當防衛”的法律條文。眾所周知,“正當防衛”在我國司法實踐中是個爭議性較大的司法難題,因種種原因導致這一條款長期以來沒有得到較好的適用,因此它也被稱為“沉睡條款”。這也是2017年“于歡辱母案”和2018年的“昆山反殺案”在全國引起巨大反響的原因所在。

    該條款為何“沉睡”?正當防衛與故意傷害的區別是什么?法與不法的邊界是什么?什么是正當防衛,什么是防衛過當,什么是互毆,什么是故意傷害?本報記者采訪了黑龍江省政協委員、民盟黑龍江省委法制委員會副主任馮傳江,請他談談這個問題。

    正當防衛條款緣何成了“沉睡條款”

    “電影《第二十條》中交織著三個案件,通過對公交車司機張貴生見義勇為案、校園霸凌韓雨辰見義勇為案及王永強正當防衛案的敘述,潛移默化地對觀眾進行價值觀引導和法治意識建構,讓民眾更堅定了對公平正義的追求,且在全社會弘揚見義勇為的行為!”馮傳江對該部電影做出了高度評價,他稱,電影通過對刑法第二十條的闡釋,已經徹底喚醒了該條款,并將正當防衛的法治理念根植于人民群眾的心中。

    馮傳江說,司法實踐中認定構成正當防衛的四個要件就是要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時間條件、對象條件及意圖條件。起因條件必須是維護法律保護的合法法益,是出于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不法侵害的正當目的;防衛行為的直接目的是制止不法侵害;正當防衛的行為應當是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制止的可以是犯罪行為,也可以是違法行為,包括過失行為、不作為行為等;但正當防衛只能針對不法侵害人(可以是無刑事責任的人或者是限制刑事責任的人),而且不法行為被制止后,就不能再繼續實施防衛行為;防衛行為針對的不法侵害必須是正在進行時,要具有保護法益免受不法侵害的緊迫性。其中,要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時間條件,對尚未開始實施或者已經停止或結束不法侵害的不法侵害人,不能實施正當防衛行為。

    馮傳江介紹,正當防衛條款之所以“沉睡”,除了刑法第二十條本身原則性強、概念抽象外,涉及到正當防衛案件的事實、證據都比較復雜,相當部分的案件對“正在進行”不法侵害的認定存在缺少證據和取證難等問題,而且在正當防衛案件中受到傷害的侵害人或家屬,通常會采取一系列過激行為來給辦案機關施加壓力(要求追究防衛人的刑責),這不但增加了上訪壓力和負面輿情等社會不和諧因素,司法人員也擔心背負枉法辦案和造成正當防衛權利濫用的嫌疑。同時,司法人員也受到傳統司法理念的影響,不敢輕易適用該條款審理案件和糾正此類冤案。

    馮傳江表示,實際上,正當防衛是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該條款的“沉睡”,說明我們還沒有充分掌握立法精神,還沒能做到全面保障公民權益并鼓勵公民正確行使權利。

    對正當防衛的法律規定還沒做到準確的理解和把握,對于符合正當防衛成立條件的,也沒能堅決依法認定。這就導致一段時間以來,司法實踐中,甚至出現了“誰鬧誰有理”“誰死傷誰有理”的錯誤做法,致使“法向不法讓步”等違反法治精神建設現象時有發生。

    對于“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的正確認定也是實踐的一個難點。如影片中,在檢察院聯席會上,就有檢察官提出,王永強用剪刀捅殺劉文經時,是在劉文經強奸王永強老婆結束之后,不存在制止不法侵害的緊迫性,從而認為王永強的行為并非正當防衛而是故意傷害。對此,馮傳江稱,這位檢察官的想法也是大多數人的共同認知,但沒能立足王永強防衛時的具體情境,沒能綜合考慮案件發生的整體經過,也沒有充分考慮到王永強當時的窘迫狀態和緊張心理,而是在事后以正常情況下旁觀者的冷靜理性、客觀理智的標準去評判該事件,這顯然是違反了正當防衛的認定原則。

    劉文經打開套在王永強脖子上的鏈子鎖之前,已經明確告知王永強,他會繼續騷擾王永強老婆,要以這種暴力方式來代替償還向劉文經借出的高利貸,因此,這次的不法侵害應認為是暫時中斷,劉文經仍有繼續實施侵害的現實可能性,所以,應當認定不法侵害仍在進行。

    行為目的成為正當防衛和故意傷害的分水嶺

    電影中,王永強案件的協辦檢察官韓明為了說服該案的主辦檢察官呂玲玲,拿出歷年來的類似案件都被定為故意傷害罪的判決結果,希望呂玲玲也能盡快以故意傷害罪公訴王永強案。那么正當防衛和故意傷害罪的界限在哪里?

    馮傳江說,正當防衛是指在遭受非法侵害時,為了制止侵害行為或者排除危險,采取必要的防衛行為,不屬于違法犯罪的行為。而故意傷害是指主觀上明知自己的行為會造成他人身體損害,但仍然故意實施這種行為,導致他人身體受到損害的行為。

    總的來說,正當防衛是以保護合法權益為目的,而故意傷害則是以傷害他人為目的,很顯然,行為目的成為了正當防衛和故意傷害的分水嶺。

    當然,在一些案件中,也確實存在防衛人防衛過當和防衛不適時情形,以及受泄憤或復仇情緒影響而做出的事后防衛行為。馮傳江表示,這就致使一部分案件,開始時是正當防衛,后來卻演變成了故意傷害,屠龍者最后成了惡龍,這種情況真的讓人扼腕嘆息。

    然而,“刑法既是善良公民的大憲章,又是犯罪人的大憲章”,在我們捍衛“法不能向不法低頭”的法治精神的同時,也要防止正當防衛權利被濫用或被利用,要做到充分保障全體公民的正當合法權益。

    “沉睡條款”逐漸被激活

    近年來,我國司法實踐中又出現了幾起適用正當防衛條款判決的案件,除昆山反殺案外,還有福建趙宇案、河北淶源反殺案、杭州盛春平案等社會影響較大的正當防衛案件的依法準確處理。馮傳江表示,正當防衛條款的適用是我國法治建設的進步、培育良好社會風尚的具體表現,有利于鼓勵見義勇為行為,弘揚了社會正氣。

    另外,正當防衛條款的被喚醒也回應了社會關切,體現了司法擔當和溫度。如今正當防衛的案件受到社會輿論的廣泛關注。2018年12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專門針對正當防衛問題發布了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以案例形式進一步闡明了正當防衛與防衛過當的界限,這為徹底喚醒刑法第二十條這個“沉睡條款”提供了重要的司法實踐參考,也最終促成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出臺《關于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的指導意見》。

    “近年來,司法機關在辦案過程中,不僅對正當防衛條款適用增多,還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辦案過程,使司法活動既遵從法律規范,又符合道德標準;既守護公平正義,又弘揚美德善行,為最終實現‘法、理、情’的統一,邁出了堅實的一步?!瘪T傳江說。

    同時,對于正當防衛,馮傳江建議有關部門盡快出臺對該法條的立法解釋和司法解釋,進一步釋明正當防衛“可以保護的其他權利、正在進行、明顯超過必要限度”等規定的立法精神和法律含義。

    同時,馮傳江建議最高檢每年發布針對正當防衛問題的指導案例,進一步明確正當防衛與防衛過當的界限。地方檢察院和法院也應該把正當防衛和防衛過當案件的處理情況,在年度工作報告中予以說明。

    此外,建議通過新聞媒體、普法宣傳和法律論壇、征文等活動,積極正面宣傳正當防衛行為,鼓勵人民群眾的見義勇為行為,進一步加大犯罪分子的犯罪成本。同時社會各界也要發揮廣泛監督作用,堅決杜絕假借正當防衛逃避法律制裁的濫用正當防衛權利行為以及司法人員濫用職權的行為。

    馮傳江說,“《第二十條》通過熒屏對刑法第二十條的藝術闡釋,將會徹底喚醒該條款,并讓正當防衛的法治理念根植在民眾心中”。他還說,看過電影之后,他耳邊一再回響那句經典臺詞——“我們辦的不是案子,是別人的人生!” 

    編輯:王慧文

    真人实拍女处被破的免费视频,引诱亲女乱怀孕小说录目伦,月夜直播免费观看,小说区 图片区色 综合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