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27xxm"></s>
    <track id="27xxm"></track>
  • <bdo id="27xxm"><font id="27xxm"></font></bdo>
  • <track id="27xxm"><li id="27xxm"><track id="27xxm"></track></li></track><menuitem id="27xxm"><xmp id="27xxm"> <bdo id="27xxm"></bdo>
  • <tbody id="27xxm"></tbody>
  • 首 頁(yè) 熱點(diǎn)背后 政協(xié)歷史 奇聞軼事 軍事歷史 口述歷史

    首頁(yè)>春秋>熱點(diǎn)背后

    “抗戰公路”如何變身“網(wǎng)紅公路”

    ——重慶民革調研樂(lè )西公路提出新思路

    2024年02月23日 10:16  |  作者:曾歡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網(wǎng) 分享到: 

    如何打好“抗戰文化牌”,吸引全國乃至世界游客,重走“抗戰生命公路”?如何借助網(wǎng)絡(luò )人氣、串聯(lián)起成渝地區眾多文旅熱點(diǎn)、打造又一新“網(wǎng)紅路線(xiàn)”?日前,民革重慶市九龍坡區委會(huì )“成渝地區抗戰文化走廊建設”課題調研組一行登上了海拔1900多米的巖窩溝。

    “魔鬼的住所!”

    “這是魔鬼的住所:巖窩溝!”雅安民革同志的介紹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在《三國演義》中,這里是諸葛亮七擒孟獲的不毛之地,近年,這條樂(lè )西公路最為險峻的路段,成了網(wǎng)紅公路。

    樂(lè )西公路是與中印史迪威公路、滇緬公路同等重要的抗戰公路,它起于樂(lè )山,止于西昌缸窯,全長(cháng)525公里,此路聯(lián)結滇緬公路、駝峰航線(xiàn)、中印公路,轉運國際援助物資,成為抗戰物資運輸的重要通道,在抗戰期間發(fā)揮了巨大的作用。

    據記載,西昌小廟機場(chǎng)每天有六七十架飛機起降,抗戰物資隨樂(lè )西公路運入重慶,多達3000多噸;在國民政府組織青年參加遠征軍時(shí),響應號召的西昌青年乘坐幾十輛卡車(chē)從樂(lè )西公路到成都,再乘機到印度中國遠征基地受訓;抗戰結束以后,南遷至峨眉山的7287箱故宮文物,也由樂(lè )西公路開(kāi)始運回重慶……

    由于抗戰的形勢危急,當時(shí)的國民政府要求一年內必須通車(chē)。與詹天佑、茅以升并稱(chēng)為中國交通工程“三杰”的趙祖康(上海人,留學(xué)美國康奈爾大學(xué),時(shí)任交通部公路總管理處處長(cháng))臨危受命,擔任施工總隊長(cháng)。

    民革重慶市九龍坡區委會(huì )“成渝地區抗戰文化走廊建設”課題調研組一行到達的巖離溝是小涼山金河口上的一個(gè)路段,這里海拔1900米:一側是萬(wàn)丈峭壁,令人炫目;一側是臨懸深谷,不敢俯瞰。一夜暴雨過(guò)后,這里落石滿(mǎn)地。峭壁上橫七豎八的凹坑,都是鋼釬、鐵錘一錘錘鑿出來(lái)的;30多米的石筍,也是靠人力將山體劈開(kāi)留下的風(fēng)景……“我們腳下這段5米寬、7公里的山路,埋葬著(zhù)1400多民工!”雅安民革的同志介紹。

    著(zhù)名抗戰生命線(xiàn)

    “代價(jià)難以想象!”當年曾參與過(guò)樂(lè )西公路修建的劉成志老人,在接受雅安民革同志采訪(fǎng)時(shí),仍清晰記得當年的慘烈。

    為興筑樂(lè )西公路,征調了來(lái)自四川樂(lè )山、夾江、峨眉、犍為等19個(gè)縣;西康省的漢源、滎經(jīng)、西昌等17縣,共計24萬(wàn)漢彝民工。

    由于地形復雜、筑路物資缺乏、工糧短缺、衣單挨凍、缺醫缺藥,又要在極短的時(shí)間完成搶修?!肮こ處缀跞珣{最原始的鋤頭、鋼釬、黑色炸藥,用民工的身體一米一米地硬推?!眲⒊芍菊f(shuō)。

    當年15歲的劉成志跟著(zhù)父親參與修建的就是巖窩溝路段。巖窩溝一側懸崖絕壁、一側萬(wàn)丈深淵,民工只能蜷縮著(zhù)蹲在籮筐里,用繩索從巖頂吊至懸崖處開(kāi)鑿,放火藥,在懸崖上把公路硬生生鑿出來(lái)。由于麻繩和竹篾做的繩索禁不住反復撞擊和摩擦,不時(shí)有工人墜下懸崖。

    “我親眼見(jiàn)到,墜下懸崖的工人就有好幾十個(gè)。我因為身輕個(gè)矮,就被安排放炸藥……怕哦,怕繩子斷了,和其他人一樣摔死!”老人顫著(zhù)嘴唇說(shuō):自己能幸運活下來(lái)是個(gè)奇跡。

    數千民工站立在深谷兩邊,“吭唷吭唷”地揮舞大錘與鋼釬,不分晝夜敲打崖壁;兩人一組蜷縮在籮筐里,從百米懸崖頂部垂吊下來(lái),一人掌釬,一人掄錘,開(kāi)鑿放火藥,巨石滾落谷底的巨響、工人墜下懸崖的慘叫……交織在一起,驚心動(dòng)魄!

    蓑衣嶺是另一慘烈路段。位于金口河大瓦山北側的蓑衣嶺,氣候惡劣,一年超過(guò)300天雨霧繚繞或冰天雪地。翻越此嶺,必備蓑衣,由此得名。為了加快進(jìn)度,冬季趕工,200多名衣衫襤褸的民工,在一個(gè)清晨來(lái)臨時(shí),再也沒(méi)有醒來(lái)。趙祖康滿(mǎn)懷悲痛,在此立碑,親筆撰寫(xiě)碑文《襤褸開(kāi)疆》:

    蓑衣嶺乃川康來(lái)往要沖,海拔二千八百余公尺,為樂(lè )西公路之所必經(jīng),雨霧迷漫,巖石陡峻,施工至為不易。本年秋祖康奉命來(lái)此督工,限期迫促,乃調集本處第一大隊石工,并力以赴,期月之間,開(kāi)鑿工竣,蠶蟲(chóng)鳥(niǎo)道,頓成康莊。員工任事辛苦,未可聽(tīng)其湮沒(méi),愛(ài)為題詞勒石,以資紀念。

    據統計,此路段傷亡的民工達3000多人,連施工總隊長(cháng)趙祖康也因過(guò)度勞累而瘦得皮包骨頭,并患上了咯血病。至1941年2月竣工,歷時(shí)一年半,傷亡人數3萬(wàn)人,犧牲4000多人,平均每公里死亡8人。時(shí)至今日,巖窩溝、蓑衣嶺里荒冢、殘骨仍不難尋覓。

    新中國成立后,樂(lè )西公路多數路段被改建為國道、省道,目前僅有蓑衣嶺、巖窩溝這段非主干道約26公里,保留了原貌。

    重建“網(wǎng)紅路”

    近年來(lái),樂(lè )西公路,開(kāi)始被世人關(guān)注,漸漸成為一條“網(wǎng)紅公路”。

    2016年10月28日,民革上海市委會(huì )出資修建“抗戰樂(lè )西公路舊址”碑,民革中央主席鄭建邦參加揭幕儀式。

    樂(lè )西公路沿線(xiàn)有著(zhù)豐富的文旅資源:自樂(lè )山出發(fā),沿重慶文物南遷紀念館、中國十大最美峽谷金口河大峽谷、鐵道兵博物館、彝族古村莊,翻樂(lè )西公路至漢源;也可先上皇木鎮,翻蓑衣嶺、大瓦山五池風(fēng)景區,大渡河峽谷、一線(xiàn)天大橋……四季梨、桃子、李子、核桃等瓜果不斷;更有壇子肉、黃牛肉火鍋、鍋貼臭豆腐、炸土豆、撻撻面、貢椒魚(yú)、火盆燒烤、鐵板燒、石板燒等大量美食。

    令人遺憾的是,受限于行政區域分割等因素,沿線(xiàn)資源雖豐富,卻并未形成一個(gè)整體。課題組領(lǐng)隊、重慶九龍坡區政協(xié)副主席、民革九龍坡區委會(huì )主委何新躍認為:在雙城經(jīng)濟圈大背景,借助成渝地區抗戰文化走廊建設,將成為樂(lè )西公路的一個(gè)突破口。

    從歷史的角度看,樂(lè )西公路的終點(diǎn)是在重慶。除了樂(lè )山至西昌525公里陸路,還包括重慶至樂(lè )山400公里水路。這就將重慶廣陽(yáng)島、九龍坡建川博物館、江津白沙古鎮、瀘州川南師范學(xué)堂燕子巖抗戰舊址、自貢“川鹽濟楚”遺址、宜賓李莊等長(cháng)江沿線(xiàn)抗戰資源全部串起。樂(lè )西公路由此成為成渝抗戰文化的一個(gè)新IP,而不再局限于川西一個(gè)普通抗戰遺址的定位。

    “成渝地區抗戰文化走廊建設”課題調研組建議:可由成渝兩地在重慶長(cháng)江邊共建一座“抗戰生命線(xiàn)——樂(lè )西公路紀念館”。深挖巴蜀人民獨特的“成渝地區抗戰文化特質(zhì)”,凸顯“抗戰生命線(xiàn)”地位。同時(shí),以重慶為文化匯集的橋頭堡與旅游線(xiàn)路的起點(diǎn),打造全新IP和文旅線(xiàn)路。 

    編輯:王慧文

    真人实拍女处被破的免费视频,引诱亲女乱怀孕小说录目伦,月夜直播免费观看,小说区 图片区色 综合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