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27xxm"></s>
    <track id="27xxm"></track>
  • <bdo id="27xxm"><font id="27xxm"></font></bdo>
  • <track id="27xxm"><li id="27xxm"><track id="27xxm"></track></li></track><menuitem id="27xxm"><xmp id="27xxm"> <bdo id="27xxm"></bdo>
  • <tbody id="27xxm"></tbody>
  • 首 頁(yè) 資訊 評論 藝文 閱讀 非遺 國學(xué) 人物 戲劇 國之瑰寶

    首頁(yè)>文化>資訊

    “農工相哺”文化基因的當代價(jià)值

    2023年08月07日 13:43  |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報 分享到: 

    ▲ 方李莉

    ▲ 黎族婦女織錦

    ▲ 云南新華村銀器——手工荷花紋手鐲楊柳 攝

    ▲ 曬香云紗 袁夏 攝

    ▲ 喀什手工銅壺

    ■ 著(zhù)名社會(huì )學(xué)家、人類(lèi)學(xué)家費孝通曾說(shuō),文化“它有它自己的規律,它有它自己的基因”,“就像生物學(xué)里面要研究種子,要研究遺傳因子,文化里面也要研究這個(gè)種子”。方李莉師從費孝通先生,多年來(lái),她致力于鄉村和傳統手工藝城市等方面的調查研究,尤其以景德鎮為重要研究案例,試圖以其中的陶瓷手工藝變遷與重構來(lái)探討有關(guān)人類(lèi)社會(huì )轉型等問(wèn)題。她認為,認識中國首先要認識中國的文化基因。在當今人類(lèi)社會(huì )探索綠色可持續發(fā)展的道路中,中國所具有的“農工相哺”的文化基因和傳統的與自然相處的生態(tài)智慧正在重新起作用。本期講壇邀請方李莉教授講述“農工相哺”文化基因的當代價(jià)值?!幷叩脑?huà)

    主講人簡(jiǎn)介:

    方李莉,東南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首席教授,東南大學(xué)藝術(shù)人類(lèi)學(xué)與社會(huì )學(xué)研究所所長(cháng),東南大學(xué)中華民族視覺(jué)形象研究基地副主任、首席專(zhuān)家。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藝術(shù)學(xué)研究所名譽(yù)所長(cháng),中國藝術(shù)人類(lèi)學(xué)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國家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專(zhuān)家委員會(huì )委員,英國杜倫大學(xué)人文學(xué)院客座高級研究員,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huì )咨詢(xún)專(zhuān)家。她的主要研究方向為藝術(shù)人類(lèi)學(xué)、中國陶瓷史、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保護、藝術(shù)鄉建等,承擔過(guò)多項國家重大重點(diǎn)項目,出版專(zhuān)著(zhù)20部,各類(lèi)雜志上發(fā)表論文200余篇,多篇論文和專(zhuān)著(zhù)被翻譯成英文、西班牙文、法文、阿拉伯文等不同國家的文字并出版。

    中國文化基因是中國人在自身的特殊地理環(huán)境中所產(chǎn)生的,通過(guò)一套禮儀制度表現出來(lái)的思想意識、社會(huì )秩序、道德觀(guān)念以及生產(chǎn)和生活方式,并通過(guò)長(cháng)期的歷史時(shí)間不斷錘煉和完善所形成的一種民族文化的特質(zhì)、一種社會(huì )發(fā)展的模式。中國的文化基因有許多的層面和許多復雜的內容,本次講壇僅就“農工相哺”這一基因來(lái)加以論述。這一論述的思考起點(diǎn)源自英國漢學(xué)家李約瑟提出的“為什么從公元前1世紀到公元15世紀,在把人類(lèi)的自然知識應用于人的實(shí)際需要方面,中國文明要比西方文明有效得多?”美國歷史學(xué)家、中國問(wèn)題研究專(zhuān)家費正清認為的“盡管中國疆土廣袤而各地景象又千差萬(wàn)別,但這次大陸始終維持一個(gè)政治統一體,而歐洲未必能做到這一點(diǎn),這是不足為奇的,因為維系整個(gè)中國(人)在一起的生活方式,比我們西方的更加根深蒂固,并且自古一直延續到今,可以說(shuō)是更加源遠流長(cháng)”等。

    什么是有效的中國古代文明?什么是維系中國(人)在一起的生活方式?根據西方人的這些提問(wèn)我們自己能做一些什么樣的探討?而探討這些問(wèn)題的目的不僅是要追溯歷史,更重要的是要看清楚中國發(fā)展的現狀與未來(lái)。我認為,在這樣的探討中我們一定要重視中國傳統“農工相哺”生產(chǎn)結構的文化基因在其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農工相哺”的概念是由費孝通先生提出來(lái)的,幾乎所有人都關(guān)注到了費孝通先生提出來(lái)的“鄉土中國”,卻忽視了他提出來(lái)的“農工中國”的概念。這一概念告訴我們,中國自古不僅是一個(gè)農業(yè)發(fā)達的國家,也是一個(gè)手工業(yè)發(fā)達的國家,鄉土中國和手藝中國共同構成了中國獨特的生產(chǎn)方式、生活方式以及文化模式,由此形成了自己有別于西方的傳統文化,并幾千年綿綿不斷流傳至今。

    “農工相哺”的文化基因

    費孝通先生提出,傳統的中國并不是沒(méi)有工業(yè),只是工業(yè)太分散,每個(gè)農民多少同時(shí)是個(gè)工人。他這里講的工業(yè)是中國傳統的手工業(yè)。他認為,中國自古人多地少,僅靠種地是不足以養活這么多人的,只有依靠“農工相哺”才能達到。因此,在和西方現代工業(yè)接觸之前,中國鄉村中本來(lái)是有相當發(fā)達的工業(yè)的,男耕女織乃是當時(shí)農業(yè)經(jīng)濟之特點(diǎn)。也就是說(shuō),中國古代的農民大多數都是手藝人,亦工亦農是他們的基本生產(chǎn)和生活的方式。

    中國的手工業(yè)發(fā)達不僅與生產(chǎn)方式和生活方式相關(guān),還與禮制有關(guān)。在古代的宮廷里有專(zhuān)門(mén)為宮廷禮制服務(wù)的“百工”,據記載,唐代的皇宮有“百工之官屬,以供其職事”。到宋代這一制度就更加完善了,專(zhuān)為皇家制瓷的官窯就是從宋開(kāi)始的。宮廷里的禮制流傳到民間就成了禮俗、風(fēng)俗。與禮制、禮俗相關(guān)的就是社會(huì )秩序和價(jià)值體系的建構,即手工業(yè)中所有的衣食住行的器具造型和圖案裝飾都與禮制、禮俗相關(guān),由此形成了一套具有象征意義的文化符號體系,當時(shí)的國家就是依靠這樣一套文化符號體系來(lái)達到民族認同,鑄造“家國天下”的共同文化價(jià)值觀(guān)的。因此,中國古代的手工藝既是技術(shù)也是文化。

    古代中國的手工業(yè)非常發(fā)達,從分類(lèi)來(lái)講有:一、官營(yíng)手工業(yè)作坊,除專(zhuān)為宮廷日常生活器用服務(wù)的百工,還有礦冶、鑄錢(qián)、造船、軍器制造業(yè)等規模較大的手工業(yè)工場(chǎng)。二、民間手工作坊,是私人經(jīng)營(yíng)的商品生產(chǎn)。三、分散在鄉村的家庭手工業(yè),主要是作為農民的家庭副業(yè),其在手工業(yè)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宋代以后,中國鄉村經(jīng)濟中的商品因素大大增加,反映在面向市場(chǎng)生產(chǎn)的專(zhuān)業(yè)戶(hù)。在宋代官私文獻中,常有“茶園戶(hù)”“橘園戶(hù)”“花戶(hù)”“漆戶(hù)”“紙戶(hù)”“機戶(hù)”“綾戶(hù)”“磨戶(hù)”“香戶(hù)”等這樣一些農村專(zhuān)業(yè)戶(hù)的名稱(chēng)。

    而且農民們的手工產(chǎn)品常常與有市場(chǎng)的城鎮掛鉤,一般來(lái)說(shuō),鄉村中有定期定點(diǎn)的交易場(chǎng)所,稱(chēng)為虛市或者集市,隨著(zhù)貿易的發(fā)達,逐漸成為固定的集鎮。集鎮作為城鄉的聯(lián)結帶,經(jīng)濟意義十分重要。

    除了這些與鄉村聯(lián)系緊密的鄉鎮外,還出現了一些集政治、經(jīng)濟、商貿于一體的城市,許多鄉鎮手工業(yè)產(chǎn)品被販賣(mài)到這些城市進(jìn)行更廣泛的流通。據統計,唐代達到10萬(wàn)戶(hù)的城市只有十幾個(gè),而到北宋則增長(cháng)到40個(gè)。北宋的汴京和南宋的臨安,是繼南京、洛陽(yáng)、長(cháng)安之后,世界上第四、第五個(gè)有百萬(wàn)人口的大都市。汴京實(shí)際常住人口達到150萬(wàn)-170萬(wàn)人,是當時(shí)世界上無(wú)與倫比的特大型城市。這些城市不僅是當時(shí)的文化政治商貿中心,也同樣是生產(chǎn)中心,如據記載,南宋城內有410個(gè)行商,各行商均有許多從業(yè)者,其中除商業(yè)性的店鋪外,還有生產(chǎn)與銷(xiāo)售一體化的,即亦工亦商的作坊店鋪。

    中國以手工產(chǎn)品為基礎的工商業(yè)到漢代已有相當發(fā)展,至南北朝時(shí),工商業(yè)更盛。也正因為如此,遠在秦漢時(shí)期,中國的絲綢就一直銷(xiāo)售到了古羅馬,可以說(shuō)那是當時(shí)人類(lèi)最遠距離的貿易活動(dòng)。到唐代時(shí),中國已是“舟車(chē)既通,商賈往來(lái),百貨雜集,航海梯山,圣神輝光,漸近貞觀(guān),永徽之盛”。也就是那時(shí),在中華文明和伊斯蘭文明的主導下,通過(guò)水路運輸展開(kāi)了人類(lèi)第一波全球化的遠距離貿易。當時(shí)(中國)遠航外洋的船甚多。唐太宗時(shí),建筑家閻立德在江西南昌造浮海大船500艘。自東海、黃海直上高麗,另一方面亦有遠至紅海的商船。在法籍伊朗學(xué)者阿里·瑪扎海里的《絲綢之路——中國-波斯文化交流史》一書(shū)中寫(xiě)道,在19世紀歐洲工業(yè)產(chǎn)品席卷全球之前,中國的物質(zhì)產(chǎn)品一直是世界最優(yōu)良的商品,當時(shí)在海上和陸地上的絲綢之路中,商人們販運的不僅是中國的絲綢、茶葉、瓷器,還有鐵器、銅器、漆器等,其中包括銅鏡、鐵鍋、火鉗都從中國購買(mǎi)過(guò)來(lái)??梢哉f(shuō),從秦漢到明清,中國的物質(zhì)文化影響了整個(gè)的舊大陸。即使到15世紀地理大發(fā)現以后,歐洲的商人也主要是以中國的物質(zhì)產(chǎn)品的販運為主,而且,也就是自那以后中國的物質(zhì)產(chǎn)品才真正被全球化了,不僅深入到了歐洲市場(chǎng),還被歐洲人運送到美洲和大洋洲市場(chǎng)。也正因為如此,美國學(xué)者羅伯特·芬雷認為,從漢代一直到19世紀初,中國都是世界經(jīng)濟的引擎。中國制產(chǎn)品具有公認的優(yōu)越地位。人類(lèi)物質(zhì)文化首度步向全球化,也是在中國的主導下展開(kāi)。

    而且這樣的生產(chǎn)方式和社會(huì )結構使當時(shí)的中國真正達到了城鄉一體化,其城鄉一體化不僅是體現在產(chǎn)品的生產(chǎn)和相互流通上,也體現在資金和人才的相互流通上。產(chǎn)品的流通主要是鄉村的成品或半成品及原料提供給鄉鎮,生產(chǎn)出的產(chǎn)品或加工過(guò)的產(chǎn)品被運送到城市銷(xiāo)售或深加工后出口到不同國家;資金和人才的流通則是由于中國的傳統文化所造成的,中國是一個(gè)以“家”為本的國家,家族血脈的傳承是文化中核心的核心,每一個(gè)人或每一個(gè)家族的根都連接著(zhù)每一個(gè)村莊。而在每一個(gè)村莊里都建有祠堂,祠堂里供奉著(zhù)代代相傳的祖先,而每一個(gè)活著(zhù)的人有一天都會(huì )成為祖先,祖先的業(yè)績(jì)通過(guò)后代的傳頌而被保留下來(lái)。因此,許多從鄉村到城市的經(jīng)商者或為官者,最大的愿望就是成功以后的光宗耀祖,經(jīng)商者掙了錢(qián),就寄回家鄉,修建祖屋,同時(shí)為村里修橋鋪路,建祠堂、辦私塾等;為官者,一旦年老就葉落歸根,返回從小生活的鄉村,用自己的資金自己的人脈關(guān)系繼續為家鄉服務(wù)。這些鄉村中的人才,他們是鄉村聯(lián)系城市的中間媒介,也是鄉村資本的重要來(lái)源之一。這樣的循環(huán)往復,鄉村和城市就形成了一個(gè)相互聯(lián)動(dòng)的系統。

    正因如此,古代的中國鄉村,與其他國家同時(shí)期的鄉村相比較,不僅是屬于相對富足的鄉村,還是具有文化氣息的鄉村,里面不僅生活著(zhù)農民,也生活著(zhù)許多的社會(huì )精英。但工業(yè)革命以后,動(dòng)力的改變,產(chǎn)生了都市,集中了勞工,把工業(yè)和農業(yè)的地緣拆散,工業(yè)脫離了鄉村獨立了起來(lái)?!岸紩?huì )興起把鄉村里一項重要的收入奪走了”,而且許多讀書(shū)人離開(kāi)鄉村后,無(wú)論是為官還是為商都不再回鄉而留在了城市,為此,機器代替手工造成了20世紀中國鄉村的相對貧困。

    “農工相哺”的當代價(jià)值

    前面所講,我們可以看到,“農工”的文化基因在歷史上曾經(jīng)讓中國成為一個(gè)相對富足的“農工”大國,但在近代也是因為這種“農工”的鄉土基因讓其成了一個(gè)相對落后的國家。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個(gè)“工”是手工的工,在傳統社會(huì )這是一個(gè)發(fā)達的技術(shù)手段,但當人類(lèi)社會(huì )進(jìn)入到工業(yè)革命以后,這就成了一個(gè)落后的技術(shù)手段了。正是因為技術(shù)手段的落后,百余年前中國淪為了貧窮落后的國家。

    費孝通先生一生“志在富民”,其目標就是幫助農民找出路,其實(shí)也是在幫助中國的發(fā)展尋找出路。他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開(kāi)的藥方是,讓工業(yè)下鄉,而不是農民進(jìn)城,因為他認為,沒(méi)有了工業(yè),沒(méi)有了“農工相哺”的生產(chǎn)結構,鄉村將會(huì )陷于貧困,因此,他希望在鄉村發(fā)展工業(yè),讓農民不離鄉土就能過(guò)上富裕的生活。但在當時(shí)城市集中化生產(chǎn)的背景中,在鄉村保持鄉村工業(yè)是很困難的,所以,他曾提出,“要改變鄉土工業(yè)的技術(shù),最重要的是鄉村電氣化”,并“必須有計劃地把現代技術(shù)、組織、精神輸入鄉村”。他的這些觀(guān)點(diǎn),是在上世紀40年代提出來(lái)的,在當時(shí)來(lái)說(shuō),是超前了,也可以說(shuō),是當時(shí)人類(lèi)社會(huì )的科技發(fā)展還達不到他的理想。

    但在人類(lèi)社會(huì )發(fā)生了新能源革命,物聯(lián)網(wǎng)、智能系統、工業(yè)4.0等一系列新的工業(yè)革命以后,整個(gè)的社會(huì )結構正在發(fā)生巨大的變化。即由工業(yè)化時(shí)代的規?;?、批量化、標準化,開(kāi)始向社會(huì )轉型中的扁平化、分散化、小型化方向發(fā)展時(shí),我們似乎看到費孝通先生當年的理想有可能在今天的鄉村實(shí)現。為此,我近年來(lái)一直在思考的就是,在鄉村振興中我們能否重新走向“農工相哺”的生產(chǎn)結構,將“鄉土中國”推向“生態(tài)中國”?也就是說(shuō),未來(lái)在鄉村的發(fā)展中可以推行手工業(yè)的“工”和3D打印、智能化生產(chǎn)的“工”。即是說(shuō),這樣的“工”是在高科技和高人文基礎上發(fā)展出來(lái)的,其既是和網(wǎng)聯(lián)網(wǎng)、3D打印相結合的手工,又是與當地傳統文化及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相結合的手工,是一種文化產(chǎn)業(yè)、旅游經(jīng)濟、體驗性藝術(shù)活動(dòng)等。若能如此,不僅可以使農民留在本鄉本土,還可以讓許多農民工重新返鄉從藝。

    我長(cháng)期在田野進(jìn)行實(shí)地考察,在考察中關(guān)注到近年來(lái)這樣的現象正在紛紛呈現。在大量第一手考察資料中,我看到了有從沿海工廠(chǎng)或北上廣返鄉做陶瓷、做刺繡、做染織,也有做家具、做各種木工雕刻等的農民工。這樣的現象如果能夠成為一種趨勢,就有可能解決在社會(huì )轉型中的勞動(dòng)力轉移的問(wèn)題。美國學(xué)者凱文·拉古蘭德對第四次工業(yè)革命帶來(lái)的社會(huì )轉型、面臨勞動(dòng)力轉移的問(wèn)題時(shí)提出:“我們如何避免這次工業(yè)革命像歷次工業(yè)革命那樣帶來(lái)大規模的失業(yè)、貧困、混亂甚至暴力?”他認為,其“帶來(lái)的最大沖擊將集中發(fā)生在韓國、中國、美國、日本和德國”,這些都是制造業(yè)比較發(fā)達的國家。有人預測:“到2025年,軟件、機器人與智能機器會(huì )取代美國三分之一的工作崗位?!痹诮裉斓臍W洲,我們也已看到他們“正在經(jīng)濟壓力、難民潮、廣泛的失業(yè)和不斷增加的收入差距中蹣跚前行”。其實(shí)不僅是歐洲,許多的國家都在面臨這一挑戰,中國鄉村的未來(lái)發(fā)展要把我們將面臨的這些問(wèn)題提前思考進(jìn)去。如果中國的鄉村能夠重新恢復“農工相哺”的產(chǎn)業(yè)結構,我們重新理解和研究古代中國“農工并重”的基因就非常重要,雖然100多年以前中國的落后,可能是這一基因造成的,但今后中國的再次崛起,還有可能是這一基因在起作用。因此,這樣的研究非常有意義。

    重新理解“農工相哺”中的“工”的價(jià)值

    任何一個(gè)文明形態(tài)的轉型都與其技術(shù)手段的改變有著(zhù)密切的關(guān)系,工業(yè)文明之所以會(huì )代替農業(yè)文明,就在于機器代替手工的技術(shù)模式。未來(lái)人類(lèi)社會(huì )有可能會(huì )邁入更高級的文明,可以稱(chēng)之為數字文明,也可以稱(chēng)之為后農業(yè)文明或生態(tài)文明等,而且如果工業(yè)社會(huì )被稱(chēng)為物化的社會(huì ),這樣的社會(huì )則可以稱(chēng)之為知識化的社會(huì )。在這樣的社會(huì )里,智能化生產(chǎn)手段將有可能代替機器,加上網(wǎng)絡(luò )化的全面覆蓋,高鐵、飛機等的普及,會(huì )形成一種新的社會(huì )發(fā)展模式,在這樣的背景下,手工將有可能會(huì )重新回到人們的生活,成為未來(lái)物品生產(chǎn)的重要手段之一,之所以會(huì )如此,有如下因素:

    (一)體驗性經(jīng)濟將會(huì )促使手工藝的復興。在高度智能化和網(wǎng)絡(luò )化的社會(huì ),人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態(tài)度發(fā)生了巨大的變化,人們追求的不再是物化和效率化的生活方式,而是知識化和體驗式的生活方式。在這樣的背景中,文化產(chǎn)業(yè)、旅游業(yè)開(kāi)始盛行,其引發(fā)的是再地方性文化的復興和發(fā)展。一個(gè)地方性的傳統文化符號和傳統人文景觀(guān)往往是由地方手工藝構成的,其取材于當地,手藝傳承于當地,具有濃厚的地方性特色;不僅吸引人們去購買(mǎi),還吸引人們去體驗其制作的過(guò)程。在工業(yè)化時(shí)代手工藝之所以被拋棄,是因為其效率太低,生產(chǎn)速度太慢,但在現今高科技飛速發(fā)展的背景中,人類(lèi)需要一種將節奏放慢,并能讓心靈安靜下來(lái)的生活方式,手工勞動(dòng)就是這種既有溫情脈脈,又有個(gè)性及勞動(dòng)樂(lè )趣的、慢速度的高感情生產(chǎn)方式,這種生產(chǎn)方式如果能回歸鄉村,讓中國又重新回到“農工相哺”的生產(chǎn)結構,也許是未來(lái)鄉村振興中的一個(gè)重要思路。

    (二)生態(tài)保護將會(huì )促進(jìn)手工藝的復興。工業(yè)文明是以機器為手段產(chǎn)生的規?;?、批量化、標準化的生產(chǎn)方式,使得人造物中的“用”和“人格”及“文化意義”之間發(fā)生了分離,造成了全世界使用的都是標準化、一體化的工業(yè)產(chǎn)品。大量生產(chǎn)的廉價(jià)的一次性用了就扔的紙杯、塑料袋、碗筷等,不僅造就了全世界所有城市具有統一的人文景觀(guān)場(chǎng)景,還由此產(chǎn)生了一個(gè)具有浪費特點(diǎn)的生活方式。手工藝的復興,不僅能讓人通過(guò)手工勞動(dòng)重新將自己塑造成新一代心靈手巧的人,還可以重新賦予物的人格化、個(gè)性化。這種富有人格化的物,因為注入了制作者和定制者的情感,成為擁有者的個(gè)人象征,因此,會(huì )得到人們的珍惜。也許就此會(huì )恢復資源節約的文化傳統,緩解地球資源破壞等狀況,由此,會(huì )產(chǎn)生出更環(huán)保、更節約資源的生產(chǎn)方式和價(jià)值理念。

    這樣的思考讓我們看到了,在未來(lái)高科技發(fā)展的背景下,完全有可能會(huì )出現一場(chǎng)新的手工藝復興的浪潮。如果是這樣,中國強大的手工業(yè)基因就能發(fā)揮極大的作用。由于工業(yè)革命在西方發(fā)達國家已經(jīng)有200多年的歷史,其手工業(yè)勞動(dòng)基本退出了人們的日常生活。但在中國,由于是后發(fā)達國家,加上國家計劃經(jīng)濟時(shí)期通過(guò)工藝美術(shù)產(chǎn)品換取外匯的方式,使不少地方傳統手工業(yè)一直保存相對完好,因此,手工業(yè)的復興基礎很好,而且目前已有此趨勢,在我長(cháng)期帶團隊所做的田野考察中就能看到,在上世紀90年代,由于旅游和仿古市場(chǎng)的需要,許多地方都在零星地復興手工藝作坊,在全國不同的城市和鄉村,形成了一個(gè)個(gè)手工藝的集散地。如,在景德鎮有12萬(wàn)至16萬(wàn)人從事陶瓷生產(chǎn)工作;在宜興有近萬(wàn)家做紫砂壺的作坊,容納約10萬(wàn)手工藝人;在莆田有近20萬(wàn)從事紅木家具的木工手藝生產(chǎn)者;在江蘇鎮湖有7000繡娘,在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有5萬(wàn)多繡娘,等等。還有一個(gè)案例:云南鶴慶新華村的農民們由于向藏區學(xué)習了制作銀器的手工技術(shù),開(kāi)始通過(guò)這一技藝的運用,向云南及周邊少數民族地區提供首飾佩飾、生活日用器皿、旅游銀飾紀念品等,并與文人雅士的設計審美品位相結合,成功進(jìn)入到城市中產(chǎn)階級消費市場(chǎng),有效地實(shí)現了以手工藝生產(chǎn)使鄉村脫貧的發(fā)展道路。以上的現象告訴我們,手工藝的復興不僅可行,而且也正在不同的地域行動(dòng)。

    重建“農工相哺”的新鄉土社會(huì )

    如果手工藝能重新在鄉村復興,鄉村就會(huì )有一個(gè)新的發(fā)展前途,這個(gè)前途就是讓農民返回鄉村,讓知識和資本返回鄉村,讓其重新成為農民們賴(lài)以生存的家園故土。而不是把鄉村建設成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驛站,僅僅讓其成為城市人旅游和休閑的地方,也就是有人提出的“城鄉中國”的概念。而我提出的“生態(tài)中國”或“新鄉土社會(huì )”,是希望鄉村重新成為我們賴(lài)以生存的家園,具有精神寄托的家園,具有綠色的可持續的發(fā)展之地。若能如此,不僅農民可以回鄉發(fā)展,就是許多從鄉村出去的退休企業(yè)家、官員、教師、學(xué)者也可以考慮葉落歸根,為重返家鄉發(fā)揮余熱。他們帶回去的將不僅是人脈關(guān)系,還有資本和知識。在中國的歷史上一直有這樣的傳統,今天我們如何再接續這種傳統,找到鄉村社會(huì )復興的多種可能性?我覺(jué)得這是一個(gè)需要認真研究和深入探討的問(wèn)題。

    為此,我曾提出了一個(gè)“后農業(yè)文明”的概念,并撰寫(xiě)了系列的文章。文章中認為,城市化是由第一、第二次工業(yè)革命所推進(jìn)并加速的,但當人類(lèi)社會(huì )進(jìn)入了第三、第四次工業(yè)革命后,我們是否可以考慮在全球范圍內,那些還沒(méi)有完全進(jìn)入工業(yè)化、城市化的鄉村能否跳過(guò)城市化直接與第三次、第四次的工業(yè)革命的成果對接,走出一條“后農業(yè)社會(huì )”的發(fā)展模式?文章旨在希望在人類(lèi)面臨生態(tài)危機的背景下,站在中國文化的立場(chǎng)上,面對全球開(kāi)啟一個(gè)重要的討論,即:在一些發(fā)展中國家,包括中國的鄉村振興都可以不走西方城市化的老路,直接實(shí)現鄉村的網(wǎng)絡(luò )化、智能化、綠色能源化等,推行一種更先進(jìn)的綠色的可持續發(fā)展的模式,從而幫助一些后發(fā)展的經(jīng)濟體超越傳統工業(yè)化的道路,以進(jìn)入到一個(gè)更環(huán)保、更綠色、更可持續發(fā)展的新的道路。若能如此,鄉村不僅不是一個(gè)落后的地方,還有可能成為一個(gè)具有后發(fā)優(yōu)勢的地方。

    因此,我認為無(wú)論從中國的“農工相哺”的鄉土文化基因,還是從當下的國家戰略以及中國所具備的硬軟件設施來(lái)看,中國都是最有條件率先走出這樣一條道路的國家。我相信這也是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中所蘊含的重要內容之一。

    方李莉

    《 人民政協(xié)報 》 ( 2023年08月07日   第 11 版)



    編輯:陳姝延

    真人实拍女处被破的免费视频,引诱亲女乱怀孕小说录目伦,月夜直播免费观看,小说区 图片区色 综合区